《京剧幻想》作者龚天鹏:打破国界,用西方交响嫁接中国戏曲

  • 时间:
  • 浏览:15

  试演后,上海爱乐把作品寄去了费城,对方认真分析后,认为可以更紧凑一些。因为按照西方演出市场的惯例,要把一部当代作曲家创作的、时长超过一个小时的作品推广到全世界,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40分钟的交响曲在古典作品里已经算巨头了,80分钟这样全场的作品更是不常见,除了马勒、布鲁克纳,没人做过。我当时在写的时候就留了做减法的余地,超过40分钟,观众会审美疲劳,容易注意力不集中。”

  龚天鹏重新构思,最终将80分钟的作品,浓缩成了40分钟的精华版。

  不过,他没有简单地对作品进行删减,而是几乎重新创作。原先演奏全场,是从男性角色玩弄权谋之术的雄厚声响过渡到女性角色的凄惨与柔美,最后由大提琴拨奏古曲《酒狂》,以象征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如今只有40分钟,他干脆反过来,由小号吹奏《海岛冰轮》开始倒叙,节奏由慢到快,人物纷纷登场之后再集中到最后一起爆发。

  整个修改过程持续了两三个月,京剧素材都没变,但结构上全变了,“再创作有时候比创作还难,因为很多东西先入为主,你会不习惯。一开始我是很心疼的,但从大局来讲,精简版是更成功的,它保留了原作要说的话,但那些有可能拖泥带水的地方全没了,等于洗了个澡。”

  为了让费城乐手们更好地演绎这部作品,龚天鹏在排练时进行了简短的讲解,比如如何用长号模仿京剧大花脸的笑声,把味道磨对以后,再交给指挥去处理。这些妙趣横生的细节引起了费交乐手们的兴致,整个排练过程十分高效。

  

  什么样的中国作品容易吸引外国观众?

  1月29日晚在费城金梅尔表演艺术中心,费城交响和上海爱乐以104人的联合阵容世界首演《京剧幻想》,结尾铜管声部起立齐发,因为太震撼,观众纷纷起立鼓掌。

  龚天鹏当晚就坐在观众席。据他观察,现场来了不少华人以及尚长荣的戏迷,从头到尾都在跟着打拍子,而美国观众的反馈也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美国观众很新奇,他们对东方文化有浓厚的兴趣,越是和他们不一样,他们越喜欢。中国戏曲和他们熟悉的德奥古典音乐完全不一样——中国戏曲是单旋律的,单从音响听不出喜怒哀乐,我们现在是用他们熟悉的交响曲来呈现京剧,有异国风情,又有他们共通的语言,他们不需要懂中文、不需要懂戏,也能引起共鸣。”

  龚天鹏认为,用西方交响嫁接中国戏曲,是推广中国戏曲的一种可行方式,昆曲、沪剧、越剧等剧种都可以尝试,“交响乐是西方人三四百年前送给全世界一个难得的好平台,就像一张白纸,地域性很弱,可以和任何民族的文化结合——只要那个国家的作曲家做足了功课,都可以在这碗米饭上撒各自民族的调味料,老干妈、起司、青椒……都可以用它来说话。”

  什么样的中国作品,容易吸引外国观众的注意力?

  “他们对有故事情节的作品有兴趣,但对有东方哲学思想的作品更有兴趣。他们喜欢被挑战价值观,所以张艺谋当年无论是拍《英雄》还是导演北京奥运开幕式,外国观众看得比我们来劲,这对他们来说极美,而我们司空见惯了。同样的,中国京剧人物比如曹操和杨修之间那种复杂的君臣关系、那种复杂的勾心斗角,也能完爆古希腊神话众神之间的猜疑。”

  龚天鹏是从小听费城交响的唱片长大的,他没想到,自己的作品这么快就能在费城交响的主场,由中美乐手联合奏响——这对任何活着的作曲家来说,都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新作品没有市场,风险很大,因为谁也不知道最后的效果如何,两团到底能擦出多少火花?首演后有没有可能继续演下去?有没有潜力走向经典曲目?只有在这种非常特殊的情况下——两国人民需要情感上的、文化上的碰撞,双方对彼此的文化极度信任,大家才敢迈出这么大胆的一步,才能做出这么一部大规模的新作品。”

  费城首演之后,费城交响已经把《京剧幻想》纳入演出季,今后会时常上演。龚天鹏相信,他们离理想目标越来越近了,“通过音乐联络两国人民的友谊,因为音乐这门共通的语言,打破国界,心在一起跳,劲往一处使。”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